以数字化为契机:关于数字化如何为领导力4.0做出贡献的5篇论文。

审视新的、数字化的领导文化,数字化蕴含哪些机遇?

数字时代的巨大变化正在将领导者带入一个新的世界,无论他们是否愿意。如果我们想帮助塑造变革,而不是一边抱怨一边接触变革,我们需要一个新的领导力视角。有鉴于此,我制定了5条指导原则,将领导力置于一个新的参考框架中。我想为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处理过这个话题的初学者设置冲动。

数字时代的巨大变化正在将领导者带入一个新的世界,不管他们是否喜欢。领导力作为等级结构中的一项任务,变成了领导力作为一个人自我管理的指导价值。

积极参与的5项指导原则

如果我们想帮助塑造变革,而不是一边抱怨一边接触变革,我们需要一个新的领导力视角。有鉴于此,我制定了5个关键理念,将领导力置于一个新的参考框架中。我想给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处理过这个话题的新人设置冲动,发起更深入的讨论。

1. 更多的认识而不是更多的知识

其实它还没有到达各地。数字化不是IT项目!  数字化 “只是 “一个词,是全球正在发生的全面模式转变。多年来,我们一直在经历着各个领域、各个系统、各个层面的结构坍塌。

在政治层面上,结构正在瓦解:东方集团、隔离墙、国家联盟已经解体。谁能想到统一是可能的?

在医疗领域,看似不可动摇的典范正在倒下。表观遗传学正在证明,基因不是命运。我们每天都掌握着基因表达的钥匙–这意味着我们自己决定了疾病的爆发与否。

由于社交媒体的存在,沟通正在变得无边界。我们只需点击鼠标,就能联系到那些曾经隐藏在不可逾越的障碍后面的人。

根据摩尔定律,计算机处理能力每2年翻一番。知识至少每5年翻一番。而它也不再藏在象牙塔的门后。”知识就是力量 “已经不再适用。

当任何信息只需点击5次鼠标,就能找到并应用这些知识。知道怎么做!象牙塔已经被破开,我们可以自由出入。唯一重要的是它是否让我们足够感兴趣。

我们甚至不需要更多的知识,因为知识已经在成倍增长,类似于摩尔定律中的计算能力。

数字化不是IT项目! 我们正处于旧世界的崩溃之中。而我们应该培养先锋思维。我们可以用更多的意识来塑造动荡的局面。这就需要所谓的更高的意识,考虑到万事万物都是相通的。对世界的系统性、内在联系以及我们如何维护这个世界的认识。

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更多的Know-Why而不是Know-How。

2. 生活与工作–生活的平衡

更高的意识连接而不是分裂。随着工业化的开始,我们开始对工作和生活进行分工。以前的农村社会不是这样的。

今天,我们因此来谈谈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问题。遗憾的是,听起来很有帮助,但这只是工作和生活不健康分离的一种表现。我们制造不平衡,是为了在事后以巨大的代价使其达到平衡。

为什么不给生活更多的质量一般?领导者如果不能平衡工作和生活,就无法在公司和员工中启动可持续的绩效质量。因为共振定律在这里也适用。

不平衡或缺失的自我领导力会从头部延续到身体–无论是在公司层面,还是在个人层面。俗话说,鱼臭从头来。解决方法:体现生活平衡。这样就能在团队中创造出满意的员工,也能很好地管理自己。这为每个人创造了更多的利益:员工、管理者和公司。

3. 参与权而不是工作权

工作权是工业化时期的一种假设。数字化将进一步破坏它。目前,仍在尝试通过消费激励来刺激经济,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但充分就业的说法属于工业革命的过去式。每个人的工作将不再足够。我们需要重新定义工作。

机器人、人工智能等技术正在减少工作量。反过来,对质量工作的需求也在增加。

这需要一个巨大的反思。货物的拥有将被更有意义的货物使用所取代。我们不是通过工作来实现对事物的所有权,而是通过创造价值来确保对事物使用的参与。

共享经济不是一种趋势,而是可持续工作的未来。这个星球不能容忍更多的消费。这个星球需要放弃永久性的经济增长,因为它的资源不仅有限,而且在许多领域已经用完。想用更多的消费创造更多的工作,这是一种落后的思维。

我们不需要更多的东西。我们需要更公平地分配使用事物。数字化为此创造了必要的工具。

4. 网络化领导取代等级化领导

层级结构基本上已经过时了。数字化使各级用户、生产者和管理者能够参与。这意味着,通常的结构将消失。

当全世界的所有信息都可以共享的时候,单个细胞的力量正在消失。同一公司内的价值链各要素在同一管理结构下组织,已不是必须的。对于一个有意义的企业来说,不再需要一个公司,需要的是一个由敏捷领导者领导的项目型组织。

领导力的定义本身就不像金字塔那样以组织为中心,顶部是个人(或小组织元素)。根据神经网络的定义,领导力更加注重过程,而神经网络也被用于人工智能中,以有效地映射复杂的动态。

这意味着,那些能够以结果为导向的良好网络的人,在数字世界中处于有利地位。

5. 通过自我领导实现成功领导

如果你不能领导自己,你就不能领导别人。阿尔弗雷德-赫尔豪森已经说过了–今天仍然适用。我们都生活在一个不确定的、令人不安的VUCA世界。领导人尤其必须表现出对不断变化的巨大适应能力和个人的应变能力。个人健康正在成为自我领导的一个有力因素。

经济学家尼古拉-康德拉季耶夫的工作就证明了这一点。他参照一项关键技术,确定了经济发展的长周期。所谓的第5次康德拉季耶夫在80-90年代达到顶峰,它的推动力来自于计算机信息科技的发展。世界变成了一个信息村。

目前,延续这一理论的经济学家认为,第6次康德拉季耶夫的周期的特点是社会心理健康和生物技术。他们在这里明确排除了古典卫生部门,因为它将人类视为生物机械,而忽略了与物理学和量子物理学的研究成果的联系。简单地说:人们要对自己的健康和业绩的维持负责。社会心理健康!这意味着,杠杆效应不是来自于一种技术发展,而是来自于一种行为、一种生活方式。这种杠杆的范围将在未来看到。

敏捷的领导者在健康责任方面也是以身作则,带领自己,间接地带领团队。见论文2。

结论

全球化和数字化以新的结构将我们联系起来。如果我们把这种认识放到不同的参照系中,那么 “我们都是相通的,我们都是一体的 “这句话就不能再从精神上理解了。那么这句话反映了我们今天所经历的世界。

我们就像在全息图中运作一样,每个部分都是整体的一个小版本。我们都要为自己、我们的工作和我们的成果以及我们如何对待这个星球负全部责任。

卡尔-海因茨-兰德在《地球5.0》一书中写道:”数字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设计任务,关键的问题是人们以什么样的态度接受这个挑战。

所以,让我们创造一种新的领导文化,让真实的领导者在情商的基础上,以适当的价值观,发挥其榜样功能,成为变革的积极共创者。这就是我所说的领导力4.0。

Ava Hauser navigiert Führungskräfte durch die Stromschnellen massiven Wandels. Führung 4.0 versteht sie als die optimierte Verbindung von Selbstführung und Führung in Zeiten der Digitalisierung. Mit 20 Jahren Erfahrung im Coachingbusiness hat sie dafür ein Programm entwickelt, das ungenutzte Ressourcen aktiviert und die Selbstführung verbessert. So meistern Leader die Herausforderungen und erreichen bessere Resultate ohne persönliche Reibungsverluste. Sie ist Keynote Speaker und Expertin für [Selbst]Führung und Highperformance.

Comments are closed.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Accept Read More